首页 » 杂谈

从毒奶粉到问题疫苗,我们何时能逃出恐慌的循环?

​​2008年9月,三鹿等国产奶粉被检出含有三聚氰胺事件曝光,这些毒奶粉造成了近30万名婴幼儿患上“双肾多发性结石”和“输尿管结石”,遭遇这场无妄之灾的孩子被称为“结石宝宝”……

2018年7月,长生生物等公司生产的25万余支狂犬疫苗,65万余支百白破联合疫苗造假事件曝光,问题疫苗流向、产业链高销售费用的潜规则、数次敲响行业警钟却仍有如此严重事件发生暴露的监管问题……都在这个周末同步发酵。

事件的前因后果势必将会在官方充分重视并介入后逐渐浮出水面。从政府部门到涉事企业,该判刑的判刑,该处分的处分,该退市的退市,该罚款的罚款……

类似事件的处理流程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这种“熟悉”很沉重也很无奈,毕竟没有人愿意在恐慌的循环中挣扎。

关系到几亿同胞包饮食起居、生老病死的领域,却屡有丑闻曝出,苏丹红、吊白块、瘦肉精、PX……想不到中学毕业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无法逃离被生物课和化学课支配的恐惧。

人们通过公共事件掌握的新知识越多,就越是不安。

十年前的三鹿奶粉事件,判了2个死刑,1个死缓还有3个无期徒刑;

十年过去了,新的一茬要钱又要别人命的企业家成长起来了——

“只要银行账号上的数字能够飙升,有效成份少点又怎么了?”

这种敢蒙着眼睛走独木桥的人想必是乐观又麻木的,就算他们在制造炮弹的时候一边抽烟一边填火药,我也一点都不意外。

在他们看来,在没出事之前,一切都是 “So far, so good~”

奶粉出了问题,行业信心的重建举步维艰。讲究点的老百姓多花点钱,再豁出去面子,轮番麻烦海外的朋友代购几年好歹也就解决了;

疫苗之类谁都离不开的药品出了事,难道是要全民都去当“药神”吗?

当我们连健康地活着这么基本的事情都要担惊受怕,飞机、航母、芯片、圆珠笔什么的,是不是可以先缓一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