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谈 » 一个人旅行,走走停停

一个人旅行,走走停停

18岁的我背井离乡来到北京读书、工作,算起来已经是第14个年头了。

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着。

01 楔子

又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状态,和九年前的自己相比,少了些浮躁,多了几分从容。

回头看看,一直自诩努力去爱,勤奋工作,认真生活的我,竟因各种琐事,从未休过真正意义上的长假,真是辜负了生活呢。

所幸不曾亏欠过身边人、手中事,即使是伤害过我的,也未曾恶语中伤过谁。

唯一委屈的,恐怕只有自己这颗一直想专心读书、写字,再多出去走走的心。

前一阵子有一个标记足迹的小程序在朋友圈流行了两三天,几番钩选之后,发现整个中国中部和东部的省份已经蜻蜓点水地走了个遍,西部和西南虽然向往已久却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正好趁着离职前补休的年假,星期四的时候买了张周五下班后就能赶上的车票,出发。

人来人往的车站,从不缺少沉甸甸的背包和行色匆匆的过客

这几年去的最多的是北京南站和临近城市中一个偏僻小站,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陪她回家处理大大小小、婚丧嫁娶的人情往来。现在回想起来,小镇上的一草一木还都历历在目,可那时简单的心境却已恍如隔世。

从一无所有到在北京这个大城市拥有一块立足之地,不奢望大富大贵,一直本本分分地付出,换来不断改善的生活。一切看起来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原以为幸福就是这样简单又踏实,却不曾预料到,想象中的上坡竟是在通往悬崖的路上不断加速,毫无预兆地下坠让人措手不及。

恍过神来的时候,竟已是孑然一身。

月台见证了太多离别,有人荣归故里,有人一去不还,还有人……在买橘子

02 一路向南

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是湖南长沙,定下这个地方本是在地图上的无心之选,出行时却适逢端午小长假,举国纪念屈子之际,来荆楚之地走上一遭,也别有一番意味。

在西客站候车、检票,来到站台之上,坐惯了高铁动车,拿着Z字头的卧铺车票竟然遇见了久违的“绿皮车”,颇有些意外。也罢也罢,泡面+臭脚的混搭,也算是独具一格的中国风味,接地气的人间烟火,偶尔重温一次,才不容易忘本,只要附近没有人打呼噜,这一宿应该不会太难挨。

发觉这辆列车的终点是昆明时,我会心一笑——“彩云之南呢,反正是随机出行,睡过站的话,大不了去趟昆明,也不亏。”

一路向南


对面铺位是一对年轻情侣,女孩精灵古怪,调皮得很——

一路上开着老实男友的玩笑,一会儿撒着娇打出粉拳,一会儿又搬出陈年老醋讨男生笨嘴拙舌的哄;那男生乍看似是无力招架,却总能三言两语便扳回一城,两人遂又甜在一处。大概,只有心里有你的女人,才这么容易哄吧,

一觉醒来,女孩已为晚起的男友买好了他爱吃的早餐,两人时而看着窗外的风景,时而相视一笑。

心中有爱的人啊,眼里是有光的。

撒了一路的狗粮,下车前女孩又展示起了“女为悦己者容”

车过汨罗江时,发了条朋友圈,有损友打趣道,“若有老者问你要粽子,可一定要给~”我哪敢怠慢,回复道,“给给给~甜的咸的,肉粽红枣,就是现包,那也得给~”

无防晒,不出门

03 D1 君幸食,君幸酒

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之后,终于抵达长沙。

前脚刚迈出车厢门,就有一波挟着水汽的热浪迎面袭来,将人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一呼一吸都能感受到空气的重量。走出车站,更觉骄阳似火,正午的日头无遮无拦,让人切实体会到“万里无云”的天气,远非字面上那般美好。

堂堂七尺男儿,毫无顾忌地撑开了遮阳的“娘炮”伞,一路小跑地奔向了冷气不限量的地铁站。

手机中号称全国无障碍的交通联合一卡通竟然坐不了长沙的地铁……还好有个“闪客蜂”的服务注册之后可以用手机在线支付买实体车票。

旅行嘛,无非吃吃逛逛玩玩拍拍。舟车劳顿了一晚,填饱肚子才是要紧事,来的一路上已经找湖南的朋友问清楚了美食的分布,随手在地图上标记好了收藏地点,现在就直奔主题去了。

五一广场出来,直奔朋友力推的文和友大香肠和黑色精典臭豆腐,当然,还要撑着我的“娘炮”伞……

说起来,在亲眼见到这两种小吃之前,我还是有些小心思的:香肠还能有什么吃头?煎的烤的煮的,肉多的肉少的,广式的自制的,也吃过很多年了,再加上最近几年添加剂的报道铺天盖地,在各种摊位和菜系里,看到香肠我都是自动屏蔽掉的,这家还会玩出什么新花样呢?该不会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吧?

不过鉴于推荐小吃的朋友也是响当当的吃货一枚,所以,这个预期我还是先给个6分。

至于油炸臭豆腐,也是吃过了好多种本地化或者改良过的风格,这次来湖南,是有着追根溯源,朝圣般的虔诚的,这正宗的湖南油炸臭豆腐到底是个什么套路,未入口之前都还是悬案一桩。

脑子里装着这许多问号,出来晃荡了十几年的我,居然在长沙……迷路了……

这对方向感一直不差的我来说,简直匪夷所思:就算我一直是在方方正正的北京城生活,看不惯不是正南正北的街路,那也不至于在同一条胡同上来回走三趟还找不到目标啊……

不知道是不是有古墓葬群的城市磁场都有几分灵异,地图APP上的定位总是飘忽不定,这次长沙之行后来的行程里,我也走过不只一次的回头路。

烈日当头,再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边上这家“茶颜悦色”很有趣,我先歇歇脚,再问问路吧。

茶杯吊顶
屋子里还有一只鹿…… A deer in the room?
有故事的小票和中国风的集分卡
主角登场,声声乌龙


长沙街头大大小小的茶饮品牌琳琅满目,各具特色。这家也是不小的连锁,据话痨老板在小票上留的言,这是一家已经成立五年,但为了保证品质仍只在长沙一城开直营店的中国风茶饮店。“声声乌龙”形容我这意外的迷路,倒也恰如其分了,口感清淡,冰凉解暑,喝完之后嘴里也不会有糖分过多留下的粘腻,至少有8分吧。

问好了路才发现,出门右转地下通道过个马路就是黄兴广场了,这茶喝得,值了。闲言少叙,直奔文和友老长沙大香肠。

肉多,皮酥,味厚

在陌生的地方找吃的,是有窍门的,不是饭点还一堆人排队的,一般都不会让你失望——排了十分钟,大香肠到手,肉多,皮酥,味厚,湖湘老友诚不我欺也。

再往前走几步,黑色经典的队伍也在向我招手~

再下一城
重辣,小心

我算是比较能吃辣的人了,却还是被这臭豆腐来了个下马威——小份6片的一碗,生生辣得我剩下一片……吃惯了京式川菜的麻辣,对这种开门见山,霸道直白的辣还真是招架不住。

嘴里有了味道,肚里有了满足,为时尚早,正餐的口味虾老店离这也不远,先去湘江边转一转才是正事。

杜甫江阁

最近的景点是杜甫江阁,骑着自行车5分钟就到了。说是景点, 却没什么游客,倒是附近居民在广场树荫和长廊里的闲适让人印象颇深。

爷孙俩
中老年band
长廊下打牌纳凉,各得其乐

下一站,橘子洲。

在去橘子洲的路上,住户和拆迁办开玩笑般的文明拆迁斗法一幕也颇值得玩味——双方没有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对峙:一方是“照常营业”的悠闲,一方是层层叠叠的标语摆明利害、强调公平法制,一攻一守都各有各的章法。

不巧……

游完橘子洲,就奔了太平老街,石板路两旁的古风建筑和年轻人自带的快节奏相处融洽。

太平老街的石牌楼
石板路上的扫地师傅
用黑胶装饰的楼梯间通往二楼甜品店
这个装修风格,我小时候好像见过
夏天就是容易口渴

喝完甜品,行至贾谊故居,已过了对外开放的时间。浏览故居简介时,想起了当初背过的“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凭良心讲,这贾家宅院还是相当气派的,不输正对面的“江西会馆”,贾太傅仕途抱负上或许不得志,待遇上可真不见得缩水多少。

对面的江西会馆反倒更有古意

日已西斜,口味虾可不等人,等我加快脚步赶到文和友老长沙龙虾馆的时候可傻了眼,取到手里的号,已经是470+了。

老板还是很会做生意的,就在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食客手拿三位数的号码濒临绝望之际,一位小哥甩掉了手里的烟头,从草丛里举出一块牌子“免费班车,开往分店”。

分店总店通勤的免费班车,了解一下?

可惜的是,到了分店也还是要排100+号……店家一边念号,一边建议顾客买外卖,反复强调味道没差也是很有心了。

舟车劳顿了一晚,下车就进入逛吃模式的我实在是等不起,再加上独自一人,排到号也不好在餐位这么紧俏的时段独占一桌,就点了虾尾、藕片、猪油拌饭和杨梅汁的外卖。

丧心病狂的是……当我在酒店洗漱完毕,空调开到速冻档,正要享受一人食的乐趣,大快朵颐的时候,打开包装发现居然没给我放筷子!!!

没有筷子的外卖就像没长眼睛的美女一样让人遗憾

投诉是来不及了,一怒之下去便利店买了一整包一次性筷子……

这个小龙虾尾,emmm…. 怎么说呢…… 咸和油腻构成了主要的味道和口感,辣已经退居二线,成为毫不突出的因子,这种以盐为主的料理风格并不是我的菜。

另外不知是不是外卖的缘故,这一份里虾尾的绝对数量虽然不少,但个头却是小得出奇,让人连剥壳的欲望都提不起来。最后只能像吃海螺蛳一样,嗑出多少肉已经不重要了,能嗦着壳上的调料下饭就行。

猪油拌饭也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不过倒是不腥不腻,配虾尾刚刚好;藕片还是比较清脆的;自制杨梅汁口感也很清爽。

水足饭饱,打算下楼逛逛步行街,感受一下长沙的夜生活——其实主要还是找吃的……

行人如织的步行街
香脆弹牙的烤鸭肠
一杯杯不同主题的毒鸡汤,新鲜水果份量足
夜宵汇聚之地,人山人海
深夜还在排队的糖油坨坨

烤鸭肠、丧茶、金记糖油坨坨都不错,只是我的胃已经装不下其他了……猪油拌面、胡记炸炸炸等等只能路过看看,下次再说了。

夜游逛吃的路上,发了带图的微信打趣另一位湖南的老友,“你家里这么多好吃的,你们是怎么舍得去北京的啊?”面对这终极一问,老友沉默半晌回复道“也是哦……”

04 D2 生前身后

到了湖南,不能错过的就是粉了,长沙粉(扁)、常德牛肉粉(圆)、衡阳鱼粉都很出名。问到在长沙嗦粉要去哪家店,吃货老友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给出的断言是,“随便哪家都好吃!”“码子(浇头)多尝几种!”“现在回家的主要动力基本就是楼下的一碗粉了……”“汤我都能喝干净!”

如此信心满满的推荐早已把我的胃口吊得足足的。第二天一大早,随便找了一家路边小店,体验之后只是后悔没有早点尝过这市井美味——乍看薄薄的切粉,嫩滑又有韧劲;老火炖煮的带筋牛肉,咸香酥烂;骨汤清亮,鲜又回味绵长,几种食材相得益彰,提供的口感和味道的组合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呷一碗长沙粉,做一回芙兰人

回京之后,也曾四处寻访正宗的湖南米粉店,试过的几家号称空运食材的店,虽然也是各有特色,但口感还是不及那一碗路边小店里的粉。

同样的工艺可以调出差不多味道的汤和码子,但作为主要食材的粉本身,对手法、米、时间、尤其是水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不同地方的水做出来的同一道菜品或者饮品在风格上可能会有巨大差别,啤酒和豆腐就是很好的例子。

北京的龙记长沙粉
在北京吃到的常德牛肉粉

第二天的计划是,上午博物馆,下午岳麓山。

去看马王堆时还有个小插曲,墓坑和展品是在两个地方的,地图上搜马王堆汉墓的时候会指向城东人民医院院子里的墓坑,感兴趣的可以先去看一眼再去烈士公园附近的省博排队看陈列,打车10几块钱。省博不用买票,记得要带身份证,老人和小孩还可以走快速通道。

这里,门票2元
墓坑
湖南省博
漫长的排队
升天和永生,不变的追求

省博的图倒是拍了不少,光线的原因质量一般,就不一一放出了。话说,虽然国博拿走了不少各地的藏品,但各省的省博一般都还是有点料的,之前去陕博看到的藏品也是让人叹为观止。

三界神灵开天门的铭旌

这幅T型非衣帛画展台的后面,有循环播放的国风讲解动画,生动形象,画功也不差。

冠人木俑
博具,带十二面骰子的汉代“桌游”
大量制作精美,保存完好的漆器
“君幸食”漆盘

从前在历史课本上看到的素纱单衣、丝履、“君幸酒”漆耳杯、“君幸食”漆盘制作精美,保存完好,出土的文物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很惊人。大量反映西汉人衣食住行的明器,都能看出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煊赫的身世。

整个陈列路线设计得很舒服,各展区主题明确,逻辑清晰,信息量分布得当,过渡自然,低照度条件下也不会迷路,休息区设置得也很合理。

从三层到地下墓室,1:1复原墓坑的想法是个亮点,配合气势雄伟的光影秀,营造了非常好的观展体验。

辛追夫人千年不腐的“湿尸”被安排在了出口附近的地下深处,并且设置了缓冲视觉冲击的栏杆,还是很用心的。虽为国宝,但夫人的面目给没有心理准备的小朋友看完之后恐怕还是要做一些心理建设的,图我还是不放出来了。

走出省博,重见天日,不知不觉步行了3个多小时累积的疲乏和饥饿,在烈日和粘稠的空气中一股脑地苏醒过来,我果断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岳麓山,找吃的去……

打车去看墓坑的路上,曾经和车主打听过本地人吃饭都会去哪里,不知是不是也像米粉一样哪家都好吃,还是小哥对吃本就没什么讲究,聊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就在附近找一家评分还可以的炊烟时代,隐约记得在地铁里也看到过几家分店的广告,应该不会太差。

5分钟,菜齐了……

招牌小炒黄牛肉、香芋排骨、皮蛋辣椒擂茄子、开胃萝卜皮,点菜的大姐见我是游客,又送了一杯绿豆沙,开心。

惊到我的是,下单还不到5分钟,菜居然就一盘接一盘的上齐了!

后厨的走菜策略想必精心设计过,高频菜的预制也早已安排的井井有条。

小炒黄牛肉中的小米椒也是辣的不加掩饰,肉片略碎,6.5分;香芋排骨倒是最满意的一道菜,裹了薄芡的排骨清香嫩滑,香芋甜糯,8.5分;皮蛋辣椒擂茄子也是真的挺辣的,味道还可以,不过在怎么方便入口方面恐怕还有改进的空间:捣碎之后,用勺子盛不起太长的辣椒和茄子,用筷子夹,皮蛋又很难捞起来,上课之前需不需要再改刀,可以研究一下。

一个人旅行什么都好,就是吃正餐的时候比较犯愁——点少了,容易错过美味;点多了,遇上菜码大的地方又很浪费。

这一餐吃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偃旗息鼓……

休息够了,离飞机起飞时间还早,外面的空气也没那么热了,去长沙的街头走一走,消消食。

路边商家设立的环卫工人免费饮水处
每个立交桥下基本都有本地人在“搓长麻”(打长牌)
换个角度
看,彩虹~

05 你好,再见

如今回忆起这整段旅程,还是很享受这份久违了的一个人的自由的,年纪越大越喜欢简单些,随意些。已经有许多人把简单的生活弄得很复杂,在欲望的牵绊中把日子过得狼狈不堪、举步为艰,除了自己,又怨得了谁呢?

湖南人的口音在我听来都是自带三分喜感的,认识的湖南人里,性格虽然各不相同,但个个讲话都很有趣,不藏着掖着,有什么都直来直去,认真又讲道理,熟络之后开起玩笑也都百无禁忌,很容易聊得来。

这一次长沙之行,很有收获,尤其要感谢提供美食指南的湘妹子,也祝你在北京能找到正宗的湖南粉!(咳……咳……找到了记得叫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