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据最近在找房子的朋友说,现在望京附近的自如友家北五环边上15平米的隔断间,租金已经要到了4000元/月。哪怕是再往北面找,立水桥地铁附近三居中不到10平米的一间,月租也已经涨到了3300元。

十年的“北漂”生活,作为外来务工人员的不过了了已经搬过8次家,每次倒腾这点破家底都像被扒了一层皮。

住的位置也从十年前北三环的安贞,北四环的二里庄,西四环的香山,东四环的十里堡,北四环的望京挪到了现在的北五环外。

每个月在居住上的开销也从三人合住三环边一居室的一共1800元/月涨到了现在五环外两居室的五六千元/月。

至于居住环境,可以说一直都是“老破小”了——从来就没住过2000年之后完工的房子…

唯一住过的高层,还是每层有十几户的塔楼。而且在半夜12点还会因为“司机”下班关掉电梯,这对当时经常上夜班又住在15楼的我来说是相当地不友好…可我又能怎么办呢,当时每个月只有4000元基本工资的我也很绝望啊。

02

几家龙头房屋中介最近以高出市场价20%甚至更多的价格从房东处拿房,然后再加价租给租客的事情,引起了监管的注意。在约谈之后,龙头们迅速表态“不加价”,并且还要增加租赁用房的供应。

好一出“资本逐利引得民怨沸腾,奸商被整治,百姓齐呼青天大老爷英明!”的戏码。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健忘。

大兴群租房失火之后,寒冬腊月里把住在隔断间的所谓“亻氐端人口”赶出门外的事还历历在目;

步行5分钟就能买到新鲜便宜蔬菜水果的农贸市场和早市,一夜之间取缔消失也好像才过去没多久。

就在今年,北京还要再拆掉4000万平米的“违法建筑”。

想在一个城市生存,居住是第一刚需。因为城市管理需要而清理掉了如此多的住房供给,突然多出来的这部分刚需,要如何满足呢?

结论显而易见,是市场、资本提供了这部分供给。

今天的一次约谈,虽然可以把这轮房租“暴涨”暂时按住,但本质上却是商业企业在为城市治理的决策埋单。

约谈的效果很大可能只是暂时的——当可供租赁的住房短期内供不应求时,价格上涨是必然规律。这20%~40%的涨幅,终究还是会变个花样或者稍微延迟些,落在租客头上的。

03

重点来了——

想在大城市立足的年轻人,要如何抵御这一波接一波暴涨的房租和房价呢?

摆在面前的选项有两个:

一个是退居二三线,甚至回老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绝非调侃,这没什么丢人的。

既然政策的大趋势是让一部分人离开北京这样的超级城市,发展更多的区域经济副中心,那么在权衡之后做出这个选择的人,也算是响应国家号召,为“新一线”城市建设出一份力了,很可能还会更喜欢这新的生活节奏。

另一个选择是,降低住房开销在收入中所占的比例——

方法就有很多了:

可以调节分子,住的更“老破小远”,虽然不推荐,不过在“消费降级”若隐若现的当下,也不失为权宜之计;

也可以调节分母,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积累资源,拓宽收入来源,增加主动和被动收入,进而提高自己的身价;另外,把同居或者结婚的计划提前也是扩大分母的一个可选项。

大城市由于资源优势,不断吸引着全国各地的逐梦者聚集于此,但住房的供给总是有上限的,所以房租和房价在长期来看是一定会上涨的。

十年前还没有“中国梦”这个概念,而凭自己的实力留在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就是千百万个背井离乡的“我”当时的梦想

你愿意为追逐梦想付出多少代价呢?


今日话题:留言说说你租房时遇到的糟心事呗


年过而立,一事无成,流落帝都,无家可归 公众号:话唠不过了了 微博:不过了了